星云大师承受眺望东方周刊的采访

护眼色:绿 字体:粗体 作者:立博网站首页 发布时刻:2011-7-4 16:19:51 繁体字 

星云大师承受眺望东方周刊的采访

(释教在线江苏讯) 在江苏宜兴大觉寺美术馆,一进门的墙面上有一幅星云大师25岁时的相片,脸部概括健康,眉宇间英气逼人。馆内材料展现了大师的生平事迹和他在不同时期与国家领导人的合影。2011年5月22日上午,星云大师在大觉寺承受了《眺望东方周刊》记者专访。

星云大师说自己是出生在扬州的“穷小子”,没有读过书。但现在,他却有九个博士学位,他创建国际佛光学会,办了四所大学,在全国际有三百座寺院,数百万信众。

他倡议的“立博亚洲”曾力挽台湾释教陵夷之势。禅修班一位学员说,“大师的利益是每到一处都量体裁衣地弘法。”

释教和政治不是敌对的

《眺望东方周刊》:您提出“立博亚洲”,曾解说过很屡次,它的中心是什么?

星云大师:释迦牟尼佛树立释教之后,通过2600年的撒播,释教渐渐变了姿态,只注重诵经和礼仪,没有注重人世的日子。比方释教徒日子到山林里,很少到社会上;释教成为只到寺院崇拜,与家庭与社会没了联系;释教变成落发人的专利,在家的信徒渐渐少了。因而,我提出“立博亚洲”,注重日子、家庭、社会,让释教更能平衡开展。

“立博亚洲”和传统的释教相同,佛是一个,初始的释教是立博亚洲,现在传统和现代交融,仍是立博亚洲。

《眺望东方周刊》:你认为释教与政治控制之间是什么联系?

星云大师:释教和政治不是敌对的,政治不要防备释教,要护持释教,给释教更多空间,由于释教能够保护社会品德,净化公民的心灵,促进社会秩序,改进社会风气,释教实际上对政治是有协助的。

自古以来的,从印度到我国,邪教我不知道,合理的宗教和政治没有敌对过,他把政治领导人当作一个公司董事会的董事长,你们在台上怎样样咱们不论,咱们只做服务,做善事。所以前史上这么屡次改朝换代,释教都不参与,哪一个当家作主,我都支持你。所以政治应该把释教当作最好的朋友,期望往后我国加强释教人才的培育,有布道的自在,让释教受国家方针的保护。

《眺望东方周刊》:“立博亚洲”能对“调和社会”的建造有哪些协助?

星云大师:释教便是要促进一个调和的社会。释迦牟尼佛当年的僧团,叫六和僧团,哪六和呢?见和同解,戒和同修,利和同均,意和同悦,口和无诤,身和同住。文辞如同不太简单懂,我用现代的话来说,榜首要思维共同;第二要法制相等;第三要利益均衡;第四要心意高兴;第五要言语调和,第六要日子和乐。最初的僧团有这六方面的要求,现在的寺院要重建释教的准则,把当年释迦牟尼佛留下来的规章准则从头复兴。

要钱应该要合理的,释教讲要净财。

《眺望东方周刊》:我国的寺庙许多,有些办理不尽善尽美,社会上对其有些微辞,比方过火商业化、糜烂等,你怎样看?

星云大师:释教在人间,人间任何一个集体,都是好好坏坏的,要求必定的清净、夸姣,那不就到神仙国际了吗?寺庙里的落发人不会一点错都没有,但比一般的社会上的人还要好一些,比方说,抽烟喝酒,他们不敢公开做。释教徒,至少有惭愧心,仍是有忌惮的,也不要轻视他们。当然释教还需求净化。

期望国家要有实在的合适释教的办理办法,应该有更多自治的空间。释教协会和寺院都有必定的准则和规则,以戒为师,以制为用,让释教渐渐前进。

《眺望东方周刊》:现在我国寺庙办理上文物局、旅游局、宗教局还有一点穿插。

星云大师:我对我国释教表面上的敞开、兴隆,是必定的,内部有什么问题,还需求多研讨。特别我觉得文物局、旅游局不应该和释教扯上联系,要还给释教清净,它不是一个观赏的当地,你能到校园里去观赏吗?它不是来消遣的。寺院能够观赏,以便净化心灵,寺庙是逾越的当地,用尘俗的人事来办理释教不太恰当。

《眺望东方周刊》:佛光山在全国际都有分支机构,必定面对杂乱的人事和财务办理,你有什么经历能够共享?

星云大师:佛光山有300个寺院,1000多个落发的比丘、比丘尼,全国际有500万左右在家的信徒,咱们底子上也没有像社会上什么阶层啦,当官啦,办理啦,乃至咱们也没有基金,咱们有钱都捐到外面的社会上去,办教育、文化作业,和救助社会。

咱们所有的人都是义工,没有薪水,不存钱,没有说一个月要有多少待遇,其实咱们是实在的社会主义啊。由于没有钱,就没有费事,一般人有了钱就想着开店,赚更多的钱。

《眺望东方周刊》:有些人拿佛门经商,比方卖很贵的门票,很贵的香、法器等,你怎样看?该宽恕仍是坚决不允许?

星云大师:现在释教有些寺庙要收门票,不应该,寺庙是咱们的,古代留下的文物,是前史产业,是咱们共有的。使用者付费能够,可是用它来挣钱,不应该。

不过,我所知道的释教的落发人,有时分要钱,但不贪婪,他不会把钱拿来用到家庭里去,他必定用于建藏经楼,建大雄宝殿,不要钱也没有办法开展啊。但要钱应该要合理的,释教讲净财。

释教也要与时俱进

(20世纪五六十时代,台湾基督教盛行,而依据最近的查询,现在信佛的台湾民众高达总人口的60%,这与星云大师及其佛光山在台湾的活泼弘法有密切联系。)

《眺望东方周刊》:现在基督教在大陆开展更敏捷,你觉得原因在哪里?

星云大师:这个现象也会有所改变的,例如五六十年前,台湾80%居民都是基督教徒。其时对释教很轻视,不过,在我看也是咎由自取,由于没有(释教)人才嘛,基督教就开展了,特别是蒋介石、宋美龄他们信基督教,倡议基督教。

现在不相同,释教人才多了,像咱们佛光山的年轻人,都在社会大学教学,办报纸,办电视台。释教是我国的传统文化,我国人血液里边藏着释教的种子,再回到释教的怀有很天然。在台湾一个牧师跟我说,现在台湾的基督教徒少了,释教信徒添加很快。

不过咱们也不愿意看到这样,应该共同开展,共同为社会服务,不用只需一个宗教,基督教、释教、道教、儒家,都好,咱们一起来,社会是咱们的,问题是不要偏颇。现在的问题是,(大陆)释教屈居劣势,由于释教有寺庙,曩昔对寺庙很防备,在大陆布道,落发人穿的服装、身份很明显,要守规则,怎样样怎样样,这样就很受限制。基督教不相同,没有这个衣服,没有挂碍,随意跑到一个村庄或家庭,没有人管。

《眺望东方周刊》:基督教之所以敏捷扩张,是否跟他们宣布道义的办法有关,大陆基督教徒在乡村开展得较快,他们肯到遥远贫穷的区域去布道,而佛家的和尚很难做到。

星云大师:基督教以布道为己任,释教以修行为己任,释教布道的动力不行。往后的释教不相同,由于青年信徒许多,青年很活泼,常举办活动,如慈容法师,在台湾一个活动便是几万人,在国际各地,每年都办许多场活动。释教也要与时俱进。

《眺望东方周刊》:现在社会上人们有一种观感,觉得寺庙和立博官方网站离财富和权利太近,释教变成有权和有钱人的消费品。比方禅修班底子都是企业老板参与。你怎样看?

星云大师:渐渐会遍及,咱们对国际各地的信众,企业家、白叟、孩子,一般老百姓都相同对待,众生相等,贫富共同,没有不同。

《眺望东方周刊》:释迦牟尼佛当年讲法,会让一个讨饭婆坐在最前面,而现在能亲耳倾听你开示的大部分是企业家和官员。

星云大师:那是你们形成的,释教不是这样的。人在社会上有钱没钱,可是到了佛前,通通相同,没有别离。

《眺望东方周刊》:比方,我假如不是记者,而是一个普通人想见你,能够吗?

星云大师:我又不知道你是不是记者,你要见我,我就跟你见啊。(一旁的慈容法师插嘴:大师也没有说必定什么样的人才干见,只不过大师很忙,咱们要略微预定一下。)记者我也或许不见,讲许多的话,我没有时刻啊,一般人谈几句就好了,所以也不用定的。你要尊重我的时刻,我要尊重你的专业,彼此彼此。人类是相互协助,相互尊重。

《眺望东方周刊》:陈光标“高调行善”颇有争议,你为他题词,会不会影响你的形象?

星云大师:做好事。出钱,是一年级;用自己的力气协助人,是二年级;说好话,是三年级。所以国际佛光会,发起“三好运动”,身做好事,口说好话,心存好念。假如你做不了,赏识赞许他人的优点。积德行善是相同的。欢欣祝愿是最大的积德行善。

陈光标“高调行善”,引来一些批判定见,行善有一个更高的规范。不过,你能“高调行善”,总比做坏事要好得多,我没办法行善,我赞许你,我不能说你欠好。

“菩萨畏因,众生畏果”

《眺望东方周刊》:法令对人的束缚是外在的,释教对人的束缚是内涵的。现在大陆贪官如同越来越多,释教有什么办法处理吗?

星云大师:人类有许多陋俗,许多烦恼,比方贪欲、嗔恨、愚痴、妒忌、糟蹋、贪婪,假如通通去掉,很困难。这个社会“五趣杂居”,人、畜生、魔鬼,好人坏人、士农工商,咱们都住在一起,好的一半坏的一半。

你说贪官,人道便是贪啊,喜爱贪小便宜,便是有的贪大有的贪小,释教有很好的办法来对治,便是施舍、舍得;只需公有不用定私有。

《眺望东方周刊》:现在日子中不断有打破品德底线的作业发作,比方食物安全问题,商人作假不管人的死活,假奶粉、瘦肉精等,引起社会惊惧,你怎样看?

星云大师:许多人为了赚取利益造假,用种种手法偷工减料,良知丧尽,品德不彰,都是教育的问题。所以需求宣扬释教,恪守五戒,不能杀人,不能盗窃,不能哄人,这些都会有因果的。因果观念要树立。因果率比电脑更精确,它分毫不差。

《眺望东方周刊》:现在人们现已不太信任因果了,如同只需能幸运逃脱外在的赏罚,什么都敢做。

星云大师:那些造假的人,哪一个能久远?那些赌博的人,哪一个靠赢钱发财了?哪一个匪徒享受了财富?不信任因果,比及他受报应的时分,才知道惧怕。所以说“菩萨畏因”,菩萨知道坏事不能做,“众生畏果”,凡夫到了受报应的时分,唉呀,不得了了,悔不最初。

现在许多人认为茹素就能够健康发财,茹素和健康有什么联系啊?健康有健康的因果,要运动、保养、留意卫生。发财要勤劳作业,长于出资。各有各的因果。没有把种子播到田里边,拜佛求菩萨说要它成长,是不或许的。这是紊乱因果。

临时抱佛脚的太多

(星云大师现在每天还要处理许多业务。采访的前一天晚上十点,记者在山门大路漫步,偶遇星云大师坐着轮椅出门呼吸新鲜空气,晚课刚完毕,有几位弟子相陪,他们边漫步边谈天)

《眺望东方周刊》:由于不信任因果,社会上充满一种末日心情,上一年一个电影《2012》很抢手,加上现在天灾人祸许多,许多人觉得人类快有大劫难了。

星云大师:不要妖言惑众!国际原本便是无常的,它有成住坏空,等于人有生老病死相同。但不是“2012国际末日”这么个说法。台湾也有流言说2011年5月11日人类会消亡,现在时刻已通过了,散播流言的人被拘捕了,不能乱讲。不过,国际必定有循环期,此坏彼长,此死彼生,不用定是哪一年。现在灾祸那么多,天灾人祸,自古以来人祸超越天灾。人祸更可怕。

《眺望东方周刊》:是啊,流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许多人居然信任,惊惧的心情延伸。

星云大师:由于没有合理的崇奉才信流言,信释教的人不会这样说,也不会信。不给人合理的教育和崇奉,邪说就会被认为是对的了。

《眺望东方周刊》:许多人觉得崇奉没有吃饭、作业、挣钱这么重要和火急,崇奉是人生必需的吗?

星云大师:崇奉便是力气,没有崇奉怎样办呢?好可怕呀。回头是岸,只需是崇奉合理的宗教,比不信好。许多人往往不到不能承受的时分,不知道崇奉的名贵。临时抱佛脚的人太多了。

《眺望东方周刊》:能否讲一下你的心路历程,你是怎样成为大师的?

星云大师:我自己不知道自己,只想尽一点心,结缘、无我、服务、勤劳,知道大众、国家需求什么,我就给予协助什么。一个人,让社会承受是很重要的。

《眺望东方周刊》:我看到许多当地贴着你写的春联“巧才智心”,才智前面加一个“巧”字,很要害,不能很痴很傻地去做。

星云大师:由于本年是兔年,兔子很聪明,掩人耳目,兔子很巧,人也要灵活,要有奇妙的才智,慧是自己的身心,慧由心生,才智再加上灵活,就能够体悟到做人处事的道理。

《眺望东方周刊》:你80多岁高龄,每天还处理许多业务,精力旺盛,你的养生之道是什么?

星云大师:恬淡就好。日子简略无求,该吃饭吃饭,该睡的时分睡觉。(慈容法师:大师日子最简略,不吃零食,不吃补品,每天睡觉六七个小时。)

《眺望东方周刊》:你对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劝告?

星云大师:要多学一点常识技术,还要有好心肠,品德为本。我觉得孔子的善良礼智,礼义廉耻,很重要,释教的五戒六度(五戒:不杀生、不盗窃、不邪淫、不妄语、不喝酒。六度:施舍、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也很重要。

其实信不信宗教没关系,做人最重要,人都做欠好,你来人间干吗?